58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特種奶爸俏老婆 > 第四千六百一十四章:過去 2
    風聲很大,可那天晚上三個醉醺醺流浪漢的笑聲,這些年一直深扎在安吉麗娜的心底,哪怕是到了今天,每當她會想到那個夜晚,她的靈魂都會顫栗不安。

      

              三個醉醺醺的流浪漢,他們本來就沒有任何任性與理智可言,但凡是有底線與節操的成年人,在身體和智力都沒有異常的情況下,能把自己的人生活到流落街頭,這些人的骨子里一定是有問題的。

      

              卑賤、無恥、下流、禽獸、狂獰、囂張等等……

      

              換言之,這些人的骨子里是惡魔,根本就不是人類。

      

              三個流浪醉漢打她的主意,因為她比妹妹大,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大姑娘,哪怕是她的身體還沒有開始發育。

      

              妹妹擋在了她的面前,臉上泛著恐懼的淚光,在那黑暗的狂風呼嘯中,用盡了渾身的力氣,喊道:“你們走開,不要碰我的姐姐,你們都滾開!”

      

              妹妹竟爆了粗口,哪怕在見到父母被泡得發白的尸體那天,在新聞報紙的大肆宣傳下,她已經變成了個可怕的小惡魔,可在那天夜里之前她從未說過臟話。

      

              她的聲音很大,臉上的表情很兇,可控制不住的淚水,在那年幼而又臟兮兮的臉頰泛濫起來。

      

              她渴望讓自己變得兇悍,從而能夠將眼前的三個真正的惡魔嚇走,可她的臉上挨了一個巴掌,直接趴在了一旁的地上,一定很疼吧,有效的臉頰上挨了一記結實的大巴掌,她的臉腫成了面包狀。

      

              妹妹趴在地上似乎暈了過去,她掙扎著想要爬起來,可頭重腦輕快,仿佛周圍的黑暗汩汩地關進了腦海里。

      

              三個流浪醉漢將那惡魔的爪子伸向了安吉麗娜,安吉麗娜已經放棄了防抗,命運已經到此,或許今天就是她生命的盡頭,只要被這三個骯臟的禽獸給玷污了,她也就沒有繼續活下去的意愿了,可能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妹妹,那個趴在她面前,掙扎著想要站起來,卻幾次腳底下搖晃再摔倒下去的妹妹。

      

              淚水涌流,這是她當時唯一能做的,可就在那骯臟禽獸的流浪漢,將那毛乎乎散發著臭烘烘味道的大手放在了她那還沒有發育的小平胸上,妹妹突然站了起來,手里抓著地上的一個磚塊,沖著流浪漢的腦袋就砸了下來。

      

              她那瘦弱的小身軀,也不知道哪里來的那么大力氣,竟然直接將流浪漢的腦袋給砸開了一道口子,流浪漢吃痛地倒在了地上,他捂著腦袋大聲怒罵,另外的兩個流浪漢開始張牙舞爪地向妹妹撲了過去。

      

              妹妹砸倒了一個流浪漢之后,整個人都已經愣住了,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血,并且是她一手造成的。

      

              那兩個流浪漢很容易就將妹妹打倒在地,并將妹妹給提了起來,嘴里頭還污言穢語地喊道:“今天晚上把這兩個小丫頭片子一起給辦了!”

      

              “哈哈,我已經迫不及待了,早就想嘗嘗這兩個小嫩丫頭了。”

      

              腦瓜子流血的流浪漢也站了起來,他一把就從其中一個流浪漢的手里頭拽過來了妹妹,揚起手就要抽下來,并且嘴里頭大罵:“小雜種,你居然敢打我,今天我不光要把你日爛了,我還要弄死你!”(一零)

      

              不要和這種沒有明天的喪心病狂的流浪漢談人性,任何的人性在這種人的身上,都可以忽略不計,甚至一些個家養的寵物,也比這三個流浪漢有仁愛之心。

      

              妹妹恐懼的小臉上滿是淚水,但還迷迷糊糊之中還是不忘沖安吉麗娜喊道:“姐姐,我去見爸爸媽媽了,你如果能夠活下來,一定要開開心心……”

      

              剩下的話說不出了,那一只黑乎乎的大手攥緊了妹妹的喉嚨。

      

              “不!”

      

              安吉麗娜瘋狂起來了,她或許可以忍受自己被殺死,忍受自己在臨死之前被玷污,但她忍受不了相依為命的妹妹被這些混蛋糟蹋,她才那么小,她甚至完全忽略了自己也僅僅比妹妹大三歲,也是一個孩子。

      

              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安吉麗娜站了起來,她不光站了起來,手里握著那把已經有了銹跡的瑞士軍刀。

      

              三個流浪漢沉迷于折磨眼前這個幼小的姑娘,卻是忽略了身后已經站起來的安吉麗娜,當安吉麗娜的刀子扎進了那個抓著妹妹脖子的流浪漢,這個流浪漢不可思議地回過頭,緊接著便是一聲慘叫。

      

              刀子扎的是要害,這個男人左邊腎臟的位置開了一個大血洞,汩汩的鮮血冒了出來,像是熱乎乎的噴泉。

      

              另外的兩個流浪漢震驚了,他們渾身的酒氣馬上就醒了,一起就要向安吉麗娜擒過來,在這兩個流浪漢的眼里,安吉麗娜手里就算又一個刀子,那也只是一個只會偷襲的小女孩,他們隨便動動手就能擺平。

      

              可當他們兩個先后捂著肚子倒在了地上,并且眼睜睜地看著安吉麗娜手里的刀子,切向他們的喉嚨,兩個人嘴里頭大喊著救命,回應他們的只有夜色中那狂吼的冷風,他們看著一臉殺氣的安吉麗娜,這個小女孩此時仿佛化作了催命的女魔頭,他們所有的乞求放過一馬,都無法打動這個小魔女。

      

              喉嚨被切開,鮮血撒了一地,不過那個最初被砸破了腦袋的流浪漢并未死,他強行地坐了起來,兩條腿不斷地在地上蹬著,拼命地往后逃。

      

              “別,別過來……”

      

              身高一米七左右的流浪漢,在面對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三的小姑娘,他的臉上痛哭流涕,像喪家犬一樣不斷哀求著。

      

              安吉麗娜根本沒有看他,而是扶起了地傻姑娘的妹妹。

      

              妹妹一臉震驚地看著她,“姐,你,你好了?”

      

              安吉麗娜蒼白的嘴唇笑著說:“姐以前聽說過一句話。”

      

              妹妹好奇地道:“什么?”旋即小丫頭吐了吐舌頭,“是不是手里只要有刀子,就沒人能夠欺負我們?”

      

              妹妹的臉頰高高腫起,她一定很疼,卻又要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就是不想讓她這個姐姐擔心。

      

              “上帝不能無時無刻在身邊,所以才創造了母親。”安吉麗娜笑著說。

      

              “可是……”

      

              妹妹聽完之后,小臉兒上立馬失落起來,“我們的媽媽已經去了天堂,上帝又不在我們身邊,否則的話我們就不會住在這種地方,并且提心吊膽了。”(零一)

      

              安吉麗娜笑著捋了捋妹妹散落的頭發,笑著說:“可是你有姐姐呀,姐姐會永遠保護你的。”

      

              妹妹眨巴著大眼睛,眼淚忽然就在眼眶里打轉兒,她看了看地上的兩個被切斷的喉嚨的流浪漢,又抬起頭看著安吉麗娜道:“姐姐,他們這是死了么?”

      

              安吉麗娜笑著說:“是啊,他們應該已經死了,姐姐為你殺人了,他們可以欺侮我,但不能欺侮你。”

      

              妹妹馬上緊張了起來,“那你會不會被警察抓起來?”

      

              安吉麗娜笑著說:“應該會吧,不過姐姐不會讓警察抓起來的,姐姐一旦去坐牢了,你怎么辦?”

      

              妹妹哭得更兇了,“不,姐姐,我要永遠和你在一起……”    

      

      

bbin体育app - 官方下载